您當前的位置: 順豐集運中心 > 國內

  • 2021-02-06 11:00
  • 來源: 新華社
  • 作者:

  新華社太原1月18日電 題:綠的力量——共產黨人生態文明的“右玉實踐”

  新華社記者趙東輝、呂夢琦、王菲菲

  拼版照片:上圖為治理前,山西省右玉縣隨處可見的荒涼沙地(資料照片);下圖為生機盎然的山西省右玉縣小南山森林公園(2020年7月21日新華社記者曹陽攝,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發

  綠,曾是山西右玉最稀缺的顏色,如今卻是這裏最厚重的“底色”。

  新中國成立初期,右玉林木綠化率不到0.3%,一年到頭,黃風肆虐,糧食產量極低,嚴重威脅當地羣眾生存。70多年來,21任右玉縣委書記以“功成不必在我”的境界,帶領幹部羣眾持續不斷植樹造林,創造了將“不毛之地”變成“塞上綠洲”的生態奇蹟,鑄就了“右玉精神”的豐碑。

  習近平總書記先後6次對“右玉精神”作出批示指示。2020年考察山西時,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要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,發揚“右玉精神”,統籌推進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。

  “終見‘善無’變善有,已將沙州換綠州。”右玉,是中國共產黨人生態文明建設的生動樣本。

  縣委書記的接力

  右玉,位於晉蒙交界、毛烏素沙漠風口地帶,國土面積1969平方公里。

  這裏昔日的生存環境到底有多麼惡劣?《朔平府志》中記載:“每遇大風,晝晦如夜,人物咫尺不辨。”

  “春種一坡,秋收一甕;除去籽種,吃上一頓。”這就是右玉人過去生活的寫照。

  故土難離,沙海求生。怎麼辦?

  帶着這道“必答題”,1949年第一任右玉縣委書記張榮懷上任第二天就帶上水壺,開始在全縣進行4個月徒步考察,終於在一個長滿樹木的偏僻山溝找到了答案。因為有樹的蔽護,那裏的土豆和莜麥產量比其他地方高出好幾成。

  “要想風沙住,就得多栽樹。”

  從1950年春到第二年秋天,張榮懷帶領右玉幹部羣眾挖樹坑、插楊樹條,造林2.4萬多畝,從此拉開了一場跨越70多年的“綠色接力”。

  “換領導不換藍圖,換班子不減幹勁。”在右玉,每一任縣委書記背後,都有一段感人的種樹故事。地圖、鐵鍬和水壺,曾是他們必備的“三件套”。

  第五任右玉縣委書記龐漢傑患有嚴重胃病,體重不到100斤,上級原本打算將他調到其他富裕的縣,但他卻堅持留在右玉種樹,一干就是7年。在龐漢傑帶領下,右玉幹部羣眾摸索出了“穿靴”“戴帽”“扎腰帶”“貼封條”等種樹方法,實現大片造林14萬畝。

  “‘飛鴿牌’幹部要做‘永久牌’的事。”這是第十一任右玉縣委書記常祿的名言。

  拼版照片:上圖為山西省右玉縣人民在植樹造林(資料照片);下圖為山西省右玉縣蒼頭河濕地公園(2020年7月22日新華社記者曹陽攝,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發

  他經常説,幹部經常調動是“飛鴿牌”,種樹造林才是“永久牌”。在右玉工作8年,常祿每到植樹季節都堅持帶着一家6口和羣眾一起上山種樹,右玉也一躍成為山西省人工造林最多的縣。

  由於積勞成疾,常祿去世時年僅59歲。臨終前,他沒立遺囑,沒安排子女的事,而是把右玉幾位幹部叫到病牀前,叮囑他們:“樹是右玉的命根子,要保護好。”

  過去,想要在右玉種活一棵樹,“比養活一個孩子還難”。

  因為難,歷任右玉縣委書記都愛樹如子,對這裏的一草一木飽含深情。

  1991年,在右玉工作了12年的第十三任縣委書記姚煥鬥,即將調到另一個縣。臨上車前,他又返回辦公室,拿上平時種樹用的鐵鍬,又從門前大葉楊上摘了幾片樹葉,夾在筆記本里,才含淚離開。

  ……

  斗轉星移,沙海桑田。

  如今,接力棒交到了第二十一任右玉縣委書記張震海手中。右玉林木綠化率不僅從當年不足0.3%提高到現在的56%,還成為遠近聞名的育苗基地,撫育各種苗木8萬多畝。

  張震海説,從過去缺樹苗到現在賣樹苗,右玉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,正成為一片充滿希望的沃土。

  手拉手的同心力

  這是2020年12月30日拍攝的位於右玉縣的國家級青少年足球夏訓基地施工現場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

  拼版照片:上圖為山西省右玉縣馬營河村村民在植樹造林(資料照片);下圖為朔州市右玉縣馬營河村附近的人工林(2020年7月21日新華社記者曹陽攝)。新華社發

  如果不是根植於人民,右玉的奇蹟就不會發生。

  “黃沙窪呵黃沙窪,吞了山丘吞人馬。”

  在右玉縣頭水泉村村後,有一道長40裏、寬8裏的黃沙梁,被當地人喚作“吃人的大狼嘴”。

  今年71歲的頭水泉村黨支部書記王明花從9歲起,就跟着父母、老師一起去黃沙窪種樹。長大後,她成了村裏的婦女主任、村委會主任,一直到49歲當了村黨支部書記,植樹貫穿她的一生。

  在右玉種樹,從來都是幹部羣眾、男女老少一起上,不講條件、不計報酬。

  王明花記得,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村裏勞動力每個春天最少要做30個義務工;包產到户後,每人種30棵樹苗;上世紀90年代以後,人們義務植樹仍熱情不減,只要村裏大喇叭一喊,有三輪車、四輪車的村民就拉着大夥兒上山了。

  幹羣同心,其利斷金。那個吞天吃人的“大狼嘴”如今成了綠山崗,有林地2.2萬畝。

  在70多年的植樹造林中,右玉全縣幹部羣眾義務植樹累計達2億多天。在近300萬畝的土地上,右玉人民摸爬滾打在溝梁山壑之間,讓大地一點點綠了起來,他們中有農民、有工人,也有機關幹部。

  過去在右玉,每個機關單位辦公室門後都放把鐵鍬。幾十年來,僅機關幹部就義務造林30多萬畝,先後營造了文教林、政法林、財貿林、宣傳林等十幾個造林基地。

  “大家搶着幹、比着幹,手掌上沒有結痂,就覺得自己不光榮,沒賣勁兒。”一位機關幹部這樣説。

  一把鐵鍬兩隻手,幹罷春夏幹冬秋。

  一代代右玉人為綠化家鄉、造福後人作出了巨大犧牲。

  劉政是李達窯鄉喬家堡村護林員。2000年夏天,一場暴雨衝倒村後的水泥電線杆,壓斷了3棵松樹。老劉打算搬開電線杆去救樹,不料,電線杆竟滾砸在他的胸前,大口的鮮血灑在松樹上。他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:“把我葬在樹根下。”

  矗立在小南山上的綠化豐碑,似人字形的大樹合抱而成。正是千千萬萬右玉幹部羣眾同心協力,才鑄就了這座綠色豐碑。

  綠色的生產力

  拼版照片:上圖為治理前,山西省右玉縣隨處可見的荒涼沙地(資料照片);下圖為山西省右玉縣四五道嶺生態園區(2020年7月21日新華社記者曹陽攝,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發

  隆冬時節,右玉的氣温驟降到零下30多攝氏度。寒風雖然刺骨,但循着右玉的綠化足跡,記者仍然能感受到在這片昔日不毛之地上正孕育出新的生機。

  蒼頭河畔,一抱多粗、十幾米高的“榮懷楊”在寒風中肅立,像一位倔強的戰士守護着腳下的土地。

  70年前,張榮懷在這裏種下第一棵小老楊時,四周還是黃沙遍地。如今,蒼頭河兩岸已是鬱鬱葱葱,成為國家濕地公園,鳥類從過去18種增加到128種。

  一里之隔的右衞鎮馬營河村是直接受益者。這幾年,村裏相繼建起民宿,樹下長出了羊肚菌,地裏還種上了菊花,發展起了大棚。

  “生態好了,人的腦子也活了。”馬營河村黨支部書記朱義説,去年全村人均純收入達到12200多元,同比高出近4成。

  在馬頭山綠化1.2萬畝荒山的李雲生,現在也苦盡甘來。

  2002年,他拿着承包駕校掙的幾十萬元回村綠化荒山開發旅遊,“走進去才發現是個無底洞”。無路可退,他只能四處借錢種樹,先後投入400多萬元。

  “最難的時候,等結完工人工錢、還完債,連過年的錢也剩不下,只能和老伴躲在山裏吃乾糧。”他説。

  如今,山上的樹木已逐漸長大,1000畝杏樹也掛了果。李雲生又養了100多頭牛,今年收入七八十萬元,這位65歲的老人幹勁越來越大。

  “現在政府正在修環長城公路,等路修好了,我十幾年前開發旅遊的夢想一定能實現。”他説。

  綠色給右玉人帶來了活路和門路,正是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註腳。

  右玉地下探明煤炭儲量高達34億噸,但右玉人卻始終堅持讓它埋藏在地下,不要黑色GDP,而要綠色生產力,交出一份份令人滿意的作業。

  右玉2018年在全省率先脱貧摘帽,2019年城鄉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接近10%,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固定資產投資仍增長10%以上,全年經濟實現正增長。

  寒冬下,一串串黃色的沙棘果在陽光下熠熠生輝。這種渾身長滿硬刺的灌木是防風固沙的優良樹種,如今已遍佈右玉山頭河畔,是這塊神奇土地“涅槃重生”最生動的寫照。

  “右玉精神”的擴張力

  這是2020年7月21日拍攝的山西省右玉縣馬營河村附近的風景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

  村民李雲生在喂牛(2020年12月29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

  右玉,贏在當下,更贏在未來。

  在移民新村康平村內,一排排農家小院整潔利落,水電暖網一應俱全。温室大棚內,紅紅的草莓掛滿枝頭,芹菜、黃瓜、西紅柿等蔬菜長得正旺。

  作為“國家森林鄉村”,這裏的村民靠着生態觀光農業吃上了“旅遊飯”,成為右玉脱貧摘帽後新農村幸福生活的縮影。

  種下梧桐樹,引來金鳳凰。

  “現在右玉名聲在外,出去舉辦招商會,感興趣的人很多。”右玉縣商務局局長李國兵説,從2017年開始,不斷有外地客商前來考察,十多個新興項目相繼落地。

  投資4億多元的國家級青少年足球夏訓基地已初見雛形,在這420畝的地方,將建成22片標準足球場地。“這裏的環境是一流的,是天然氧吧。”基地負責人王東偉考察過很多城市,獨特的生態和人文優勢讓他最終選擇了右玉。

  曾經“走口外”的右玉人如今上演“雁還巢”。

  十年前,在太原賣電腦的張宏祥帶着在外地淘到的“第一桶金”回鄉,當起了“牧羊人”。與“老羊倌兒”們不同,他只要坐在電腦前,就能觀看羊的放養動態和運動軌跡,實現了智慧養羊。

  中大科技、永昌LED、塞上綠洲……在這些綠色科技企業裏,到處都有年輕人的身影,一些周邊縣區的人甚至舉家搬了過來。

  “右玉未來將是旅遊勝地、康養福地和投資窪地,更是一片精神高地。”張震海説。

  右玉人用綠色改變命運,更用勇敢、堅韌、無私澆灌“右玉精神”開花結果。

  “右玉精神”體現的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,是迎難而上、艱苦奮鬥,是久久為功、利在長遠。

  這就是右玉創造生態奇蹟的“密碼”,也是共產黨人不忘初心的“力量源泉”。

  行走在右玉,一片片整齊排列的樹木宛如畫卷一般。右玉精神展覽館、綠化豐碑、松濤園、蒼頭河……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們被這片綠色所吸引,被這種精神所感染。

  從綠起來到富起來,歷經70餘載綠色耕耘,右玉正書寫新的春天。

編輯: 楊楊
推薦閲讀
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在京閉幕


發佈於2021-03-11 22:32:24

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


發佈於2021-03-11 16:33:19

熱點圖片